扭扭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扭扭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拿了29套房产称经商所得陶建国昨受审

发布时间:2021-01-07 16:15:25 阅读: 来源:扭扭车厂家

上海浦东新区外高桥(600648)功能区管委会规划建设和环境管理处原处长陶建国涉嫌受贿一案,昨天在市一中院开庭审理。这名42岁的官员被控在最近10年任职期间收受房地产开发商的贿赂106万元,以及价值1379万元的房产29套。陶建国在法庭上承认收受了钱物,但辩称并非受贿,而是自己参与房地产公司经营活动获得的合法收入。

陶建国受贿案中,最大一笔贿赂69万元以及价值1379万元的29套房产均来自洪兴任法定代表人的两家房地产企业。据了解,这起行贿案被上海检察机关列为2008年本市最大行贿案。

检方指控 陶建国利用职务便利受贿1485万

根据陶建国的履历,1999年至2008年期间,陶建国先后担任原上海市浦东新区农村发展局城镇建设管理处(村镇规划土地处)处长助理、副处长及上海市浦东新区外高桥功能区域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和环境管理处负责人、副处长。据陶建国自述,学习土木工程的他曾是单位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1997年到一家房地产公司挂职锻炼,在那里他了解了房地产公司“做生意”的整个套路,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对房地产开发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终却栽在了这一行上。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陶建国受贿事实共有4节:

——2000年至2008年,陶建国在任职期间,在上海申港房地产有限公司和上海兴都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开发的曙光苑、曙光北苑、曙光东苑、川沙镇王桥生产资料交易市场、合庆镇小商品市场等项目的建设用地规划、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审批中提供帮助,多次收受两公司总经理洪兴给予的现金共计69万元及价值1379万元的房产29套。

——1999年,陶建国在上海东士房地产经营有限公司开发的妙成公寓项目的前期建设用地规划、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审批中提供帮助,收受陆荣华给予的现金8万元。

——2005年初,陶建国在上海潼港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怡心苑二期项目的前期建设用地规划、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审批中提供帮助,收受开发商总经理给予的现金27万元。

——2007年,陶建国在上海踊跃木器有限公司开发的浦东杨园商业中心项目办理复工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踊跃木器公司总经理给予的现金2万元。

2008年8月,陶建国被双规,随后移送司法机关。

检察机关认为,陶建国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485万余元,其行为已触犯了刑律。陶建国认为并未利用职务便利,这些钱款和房产都是自己的经商所得。他还辩称自己在工作中都是“依法审核”,并向开发商“提供咨询”。

数额巨大 29套房产都登记在陶母名下

在陶建国收受的1485万元贿赂中,数额最大的一笔是来自申港和兴都房地产公司老板洪兴的69万元以及29套房产。

洪兴是1997年办事而结识陶建国的,当时,陶建国还在川沙任职,房地产老板洪兴时常跟规划部门打交道。到了1998年,洪、陶二人走得更近了,直至2008年案发。不管是检察机关指控的行贿、受贿,还是陶建国自辩的合伙经营,在这10年间,洪、陶二人的“合作”关系始终没有中断。

根据陶建国在法庭上的供述,这29套房产有联体别墅、商铺以及公寓。除了联体别墅用于自家居住外,其余房产都被用来出租。出租的事情自然交由洪兴代办,陶建国只需坐收租金即可,金额“大概有40几万吧”。

让人惊讶的是,陶建国收受的29套房产悉数登记在其母亲名下。对此,陶建国的辩解是,他是和洪兴一道经营房地产公司的,但自2003年起,国家规定公务人员不准参股企业和从事相关经营活动,因为担心违纪,于是将上述房产过户到了母亲的名下。当然,这一切,陶母都是不知情的。

庭上辩解 陶建国:钱款、房产是“经营所得”

对于自己1485万元的受贿额,陶建国辩称:“我是申港、兴都两家房地产公司的股东,这些钱财都是我的合法经营所得。”陶建国说,因公务员及家属不得参股企业,他是以亲戚的名义出资的。为了掩人耳目,他先后以自己的表哥、妻子、妻子的弟媳妇等名义参股申港和兴都公司。

在解释如何参与上述两家公司的经营活动时,陶建国说,虽然自己并未在两家公司担任过职务,但以出席股东大会的形式参与了经营,包括人事任免、项目确立等重大事项上,自己都亲身参与公司决策。因为自己以前在房地产企业呆过,而且又长期在与房地产开发有紧密联系的政府部门任职,因此在施工队伍的选择确定、地块的确认、房产销售、动迁等环节,他的意见都是至关重要的。甚至他还将自家房产抵押出去,为新成立的兴都公司筹措资金。

“洪兴给我的69万元,有49万元是申港公司的遣散费,还有10万元则是股东开年会时的费用补贴,另外10万元是红利。”陶建国说,29套房产则是申港公司5名股东在经营中的分红,也属于投资回报,“联体别墅是股东人手一套,5套都连在一起的,大家一起住在那里。”

辩方驳斥 商人、处长何以大肆行贿受贿

然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洪兴向检察机关供述,申港和兴都两家公司根本就没有陶建国的份,自己根本不认识所谓“陶建国的亲戚”,这些股东的身份证是他委托陶建国“借来”的,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辩护律师认为这一说法站不住脚,“洪兴是上海本地人,要借几张身份证还不是容易得很,何必烦劳陶建国帮忙呢?”

根据指控,洪兴无疑是陶建国受贿案的最大行贿者,“只要陶建国在规划审批中多多关照,使得规划能及时通过,我是不会忘记他的,到时候送他一套房子也是可以的。”每逢过年过节,洪兴都会慷慨地向陶建国送礼,少的一两万元,多则5万元;2000年申港公司解散时,还一次性给了陶建国50万元以示感谢。他曾经许下的“送一套房子”的承诺更是超额兑现,先后送了29套。

洪兴如此大手大脚地行贿在辩护律师看来实在难以理解。“陶建国只是房地产项目开发早期负责规划审批环节的一个处级官员,洪兴至于这样向其行贿吗?再说,洪起初只是承诺送给陶一套房子,结果一送送了这么多套,这又如何解释呢?”辩护律师认为这其中定有隐情,事实不是如检察机关所指控的那样“受贿”,而是恰恰印证了陶建国的说法,那就是他的确参与了公司经营,只有这样他才有权利获得那些房产和钱款。

不过,在洪兴看来,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陶建国不但收受贿赂,还主动“索贿”。“我在自己开发的小区有一间商铺,陶建国看后觉得很中意,也想要,我不能得罪他啊,就给了他5间。我担心他再来问我要,就谎称余下的商铺都卖掉了。”洪兴还向检察机关交代,向陶建国送商品房的情形也差不多,陶还关照他不要在房产证上写他本人的名字,洪兴遂按照陶的意思将房产全部登记在了陶建国母亲的名下。“拿这些房子,陶建国都没有出钱,为了少交税,我参照川沙的房地产市场行情写了最低的价格。”

这一说法再次遭到辩护律师反驳。辩护人认为,陶建国的级别并不算太高,他的职位只是负责规划审核,并不具有最后拍板的权力,居然能狮子大开口几套几套地“拿”房子,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29套房产价值1379万元,平均每套房产47.5万元,这一“超低价”让人难以理解。不过,据了解,因涉案房产均位于浦东川沙地区,且涉案时间较早,当地房价并不太高,其中又有多套为商铺,故房产总价并不高。

其他所得 陶建国称是“开发商给的劳务费”

相对于1379万元的房产而言,其余数十万元的现金贿赂对于陶建国来说,简直是毛毛雨。

1999年,陶建国的岳母家要造房子,陶遂找到妙城公寓项目的开发商老板陆某,问是否可帮忙找个可靠的施工队。陆某“自告奋勇”地叫上自己公司的施工方到了现场,造房、施工一点不含糊。工程结束后,陶称自己手头紧,暂时无力支付8万元的工程款。陆某就大方地表示“不用给了”。陶觉得这样影响不好,陆某心领神会,从办公室里拿出一沓钱,让陶交给楼下的施工队,作为其支付的工程款。

对此陶建国称,因与陆某是好友,而且8万元现金付给了陆某下属的施工队,并作为其施工的费用。

此外,在2005年初,陶建国帮助上海潼港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怡心苑二期项目提高容积率,以使该项目能通过增加建筑面积的形式求得销售额的增加,从而收受开发商老板27万元。陶建国称,这27万元现金是自己曾为该公司出谋划策,开发商给自己的劳务费。

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上海哪个医院肾病治疗的好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不能吃花生吗

上海哪家无痛人流医院比较正规

上海流产妇产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孩子白癜风治疗时的饮食禁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