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扭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扭扭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人和中国股市30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6:17 阅读: 来源:扭扭车厂家

1990年12月1日深交所试营业,12月19日上交所开业,1991年7月3日深交所正式开业。

20年后,2010年9月28日下午2点30分,国美电器特别股东大会在香港举行。当日下午和晚上我在旅途中,不能即时得知投票结果。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预测国美争夺战的结果,那天早上4点我起来给《中国青年报》写专栏。我说,黄光裕当胜。结果我错了:在8项议程中,黄光裕家族输掉了7项,没能拿掉陈晓的国美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在第二天的媒体上,多是《黄光裕惨败》之类的标题,唯有《中国青年报》孤零零的《黄光裕当胜》,挺寒碜的。

我之所以坚信黄光裕当胜,没有法理或舆论方面的考量,唯有种种迹象表明,黄光裕得到庇护,否则,如何能以戴罪之身,在铁窗里纵横捭阖号令商场,拉票拜客操控国美如履平地?国美是香港上市公司,法律规则相当完善,如何干预?我不知道。但行政力量总是笑到最后,这在中国30年的股市历史中盖无例外,类似冥冥中万能的上帝——谁敢说,这一回上帝会输掉?

果然,虽然黄光裕在香港输了一阵,半年后,走的是陈晓。如今,黄光裕仍在服刑,身体欠佳;黄妻杜鹃确已出狱,勉力支撑。日月如梭,天凉好个秋。

股爷胡颂华从不炒股

改革开放后第一张股票早于沪深两市10年。这物件不是高科技,不算大制作,是红砖。那时大家都盖房子,红砖稀缺。抚顺红砖一厂要想扩大生产需要资金,如何筹集?胡颂华当时是抚顺人行的一个信贷员,他看到了一本介绍外国股票的书,于是他操持向上级打报告,要求发股票。

1980年1月1日红砖股票发行,被企业认购一空。两年后红砖股票被陆续收回,不付利息。细想,这股票哪有收回的?所以,红砖股票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股票,更接近债券,且是定向发行的债券,甚至像农村集资入股。

30年后,2010年夏天在央视镜头面前,胡颂华言谈舒缓,淡定无欲,衬衫扣子一直扣到下巴。这个操持了新中国第一只股票的胡颂华说:我不炒股,我没炒过股,我这么大岁数了,脑袋不会用了,我儿子在那屋里炒股呢,我姑娘,他们都炒。如今胡颂华还有一张红砖股票,成文物了。而那个抚顺红砖一厂由于地处采煤区,整个砖厂已经塌进去了,沉到地下了。

这让人想起莫言的一篇小说——一秀才当了土匪,做军师,立下若干规矩。某日,土匪老大的叔叔强奸了一民女,秀才决意要杀匪叔,老大拗不过只好斩。老大那个气呀,照着远去的秀才开枪。迎着夕阳,子弹飘呼呼地从秀才耳边飞过,落在灿烂的田野。秀才不回头,蹲下,折了个野花,闻,神马都是浮云。如此一极品男人怎么个结果?某日擦枪,走火,把自己打死了。

赵希友中南海卖股票

1988年7月,金杯公司发行股票,连哄带劝。金杯董事长赵希友突发奇想:何不将股票拿到北京去卖?9月8日,他们像地摊小贩那样在国家体改委办公地22号院支上桌子卖股票,共卖出2.7万元。国家体改委与中南海还隔着一道墙,但9月11日《人民日报》发布了一条消息,题为《中南海里购股票》。当然这不确切,疑似“一位接近中南海的人士透露……”当天总理办公室查问下来:“谁在中南海里卖股票?”

在中南海发生这样的事意味着什么?股票是私有制的物件,股票分红,就是用资金来赚钱,就是不劳而获,与社会主义原则相违背。在中南海卖股票,是不是就意味着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买股票了?也参与股份经济的经营活动了?姜昆说相声“天安门广场要改农贸市场了”,但这只能是相声。

赵希友到北京写检查那是必须的,但这并没有挡住1992年10月9日华晨金杯股票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从开盘价16美元上扬至20美元(这背后有仰融的操办,那人日后成为中国证券市场一景)。

只是,赵希友又被叫去做检查,有组织无纪律。今日众多中国企业在美国证券市场撞得鼻青脸肿,但几近20年前,愣是被金杯这样一个小伙计拔了头筹。2007年,华晨金杯在纽约退市。英雄末路,夕阳鸽哨。

万科王石青涩执拗

王石做梦都琢磨着怎样挣开组织的怀抱。1986年深圳在国营集团公司系统推行股份制试点工作。王石大喜,是一个让万科独立的机会。母公司亦大怒,断然拒绝。王石托关系去找深圳市委书记李灏。

这似是王石走关系鲜见的事例之一。在中国企业家中,王石可能是唯一一个敢于公示自己从不行贿的企业老板。但这并没有给他赢得掌声。一次企业家论坛上,王石和一位嘉宾先后发言,“我讲我不行贿,下面没有掌声;他讲他行贿的时候,下面掌声雷动。”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当天,万科集团决定向灾区捐款200万元。5月15日,王石在博客写道:“我认为,万科捐出的200万元是合适的。这不仅是董事会授权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王石立马被口水淹了。

王石急了,博客事件之后5天,万科宣布在未来3到5年内支出1亿元参与灾区的重建,自己操持这1亿元,建“震不倒的学校”。2008年12月31日,遵道学校交付使用。一寸光阴一寸金,1300多个孩子,王石抢出了多少光阴值几多金?

王石一直与他所处的环境若即若离,尴尬的青涩,孤独的标杆。好在资本市场成为万科发展的不竭动力。万科每一次大扩张,每一次度过危机,都仰仗于资本市场。这种若即若离的青涩轨迹能够发生并继续下去,也显示了中国梦的广袤涵养力。

尉文渊蹦进上交所

1990年5月,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在海外宣布,上交所年内成立。上海的干部听到这个出口转内销的说法时急坏了。正此时,蹦出个尉文渊,35岁。11月尉文渊正式被任命为上交所总经理。

当时上交所第一次开理事会,大家在争理事席位。这时上面不高兴了,说这么重要的人事任命,上海人行居然不往上报。也许当时上海人行并没太看重上交所,一个下属单位,买瓜卖菜的三产的意思,总经理自己还不就定了?后来给尉文渊补报了个手续。

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后,尉文渊去职。离开上交所的第二天是周六,早晨起来突感到不用上班了,空空的不知该干什么了。于是尉文渊把丘吉尔的《二次大战回忆录》完整地看了一遍。蒙哥马利算什么?巴顿算什么?还是丘吉尔、罗斯福能决定大势,决定命运。

尉文渊给自己定了个“三不政策”:不在体制内任职,不去外资机构,3年内不进股市。“和同龄人相比,我有机会去成就一番事业,应该满足了。”说不清是尉文渊操持成了上交所,还是上交所成就了尉文渊。

陕西制作职业装

商洛制作职业装

固原西服制作

玉溪订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